【昕博】中秋(一发完)

纪念一下🌝炫耀一下🌚

不说了我去产视频了

文盲瞎掰掰:

其实是一篇短小的,AU,AU的意思就是瞎掰,年龄就表纠结了反正是瞎掰,非魔都土著描写都是靠臆想,写完才发现今年中秋竟然是周四……反正AU,中秋就是周六!




答应给亲友的小甜饼,肝的不是很有诚意(喂),有bug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感恩笔芯




--------------


方博最近很是烦闷,其原因有二。


作为一名在上市公司工作的员工,虽然在外人看来有着五百强的光环,可是个中甘苦也只有自己知道。尤其近几日,市政圝府下令清查各大外企财务,方博所在的部门正好负责此事,没日没夜的加班让方博觉得自己快和老板肖战一样秃了。


明明才26岁,看着却像46的,周末相亲,又要被姑娘嫌弃了——这是他的烦恼之一。


之二便是前几天某大学同学的电话。


大学同学名叫许昕,和方博一个专业,一个班级,隔壁宿舍。方博觉得自己和许昕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上学的时候一群人经常在一起玩闹,许昕总是那群人中的核心人物,也是风光了四年。毕业后方博进了当地有名的大公司,许昕不是那种肯为资本家打工的性格,便和同系的师哥搞创业。头几年经济形势不好,据说赔了钱。彼时的方博,西装革履的,在金融街大楼五十层靠窗的办公桌旁看到了穿着T恤球鞋的许昕,对方敛尽了大学时期张扬的气质,方博知道让许昕求他是天大的难事,自己也不想让他为难,当天就把仅有的几万的积蓄打了过去。


过了大约两三年,其实方博也说不清过了多久,某天查看工资的时候,发现账上莫名多了一笔六个零的汇款,他忙跑去银行查账,只查到了转账的查询码,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明白是老板抽中彩圝票涨了工资,还是哪个远方亲戚留下了巨额遗产,最后这六个零的源头还是不了了之了。


千想万想,没想到许昕。


就好像当年借钱,也是连想都没想。


两人本从大学毕业就该剪断的联系,却因着这几次资金往来勉强存在着。


再后来就是同学聚会见了几次,人多,都喝醉了酒,迷迷糊糊的也分不清谁和谁在说什么。


最后一次聚会,方博只记得,大家的生活都越过越好,有人买了豪车,有人买了三环的房子,有人要结婚了,有人都有娃了。许昕过得尤其好,二次创业成功后身价早已不知是千万还是亿万。只有当年毕业闯进外企的自己,依然拿着当初那份令人羡慕的薪水,仿佛被困在了玻璃板下,不见希望。


许昕的电话便是聚会之后第二日打来的。


他说,知道你们大公司忙,昨天喝多了不影响工作吧。又说,过两天要中秋了,放假短,你不回家吧。再说,不回家的话,晚上一起吃个饭呗,刚好在上海,去吃大闸蟹?


方博哦哦地回应着,挂了电话才想起来,中秋的周末约了相亲的姑娘。


这便是烦恼。




眼瞅着到了中秋,方博还是没想好这两人到底得罪谁代价小一些。


方博觉得自己打不过许昕,打得过姑娘但是不好下手,看来挨揍是少不了。


大公司的好处就是加班有加班费,逢年过节还是三倍的,方博此时此刻觉得老板的良心还没被狗啃的彻底。


终于熬到了5点,方博踩着他新买的皮鞋从五十层楼的大厦走出来,初秋的上海依然闷热,他脱下厚厚的西服外套松了松领带,左手拿着西服,右手拎着今天刚寄到的港式月饼,准备过马路打车。方博满意地看着手里的月饼,这还是听办公室新来的几个小姑娘说,今年最流行的,网上到处抢都抢不到的,还特别贵的,奢侈的,月饼。这个送给相亲的妹子应该既应了时节,又迎合女孩子的口味,应该比其他什么早已土的烂大街的玫瑰花啊巧克力啊高端不少。


希望眼袋和黑眼圈带来的负面形象能和高级月饼抵消,方博如是想。


他坐上出租车,和司机师傅报了订好位子的酒店地址,便把身体摊在车座上。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犹豫了半天,到底又不要和许昕说一声自己要爽约,是说加班呢还是说身体不舒服呢,是打电话说,还是发信息说。


为什么不说要相亲?方博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这个年纪考虑婚姻大事着实再普通不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不想说出口,特别是不想跟许昕说。


像许昕这种女朋友从未间断过的人,一定会笑话他吧。




夜幕渐渐降临,金融街离商业区本就不远,正值中秋佳节,人们大都早早回家团圆,街上没什么车流,平日里堵车的街口今天一路畅通。出租车司机将方博放在离步行街不远的路口,方博交钱道谢,提着月饼下了车。


离约定的时间早了20分钟,方博站在餐厅门口,这是最后一次通知许昕的机会了,他看了看手机,此刻他倒有些希望许昕打个电话过来,催问他有没有到地方。


方博轻笑,收起手机,抬眼看到了不远处正冲他挥手打招呼的女孩。


姑娘是亲戚朋友介绍的,见面之前打过几次电话发过几条微信,不算热络倒也不至于尴尬,彼此都心知肚明相亲的目的,因此聊天的主题也都毫不避讳,工作收入和家庭情况比风花雪月要重要的多。


方博选的是附近最受欢迎的西餐厅之一,据说是德国租借时候就建成的百年老店,环境优雅,适合情侣,其实他不怎么吃西餐,更别提是这种前菜浓汤主菜沙拉甜点全套都齐全的,认真吃上一顿的话估计要花四五个小时。他想起来上次吃好像还是在大学,室友团购了打折券,午餐便宜的不像话,几个男生呼啦啦的来西餐厅,穿着T恤短裤拖鞋。中午的西餐厅没什么人,一层楼只有他们几个人,一顿饭吃的安静又拘束,本来就饥肠辘辘,菜还上的缓慢,终于吃完了主菜,几个人实在等不到甜点,又不好意思半途离场,不知怎么办才好。


那时候自己是个毛头小子,不懂那么多规矩,刀叉都使不利索,也记不清吃下的鹅肝是什么味道,只记得当他们终于走出西餐厅,大家都抱怨不堪的时候,许昕说他觉得不错啊,焗龙虾挺好吃的,有机会再来呗。


方博的确又来了,不仅来了,还点了焗龙虾。


菜一道一道上,两人的话题渐渐变少,姑娘等着方博开口说话,却看他目光始终没离开桌上的手机。


终于等到了甜点,姑娘说哎呀我最近减肥,不能吃这个,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朋友出差,嘱托我要帮她遛狗,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我得走了。


方博匆匆叫来服务生结账,起身要送送妹子。


姑娘又说,没事没事,你看你还没吃完,我已经叫了出租车,再晚我怕狗狗受不了,回头联系。


方博又有点郁闷了,难道真的是眼袋和黑眼圈的错吗?还是说,自己的发际线也要背一下锅?


念到眼袋,他才想起来买好的月饼没送出去,还静静地躺在自己脚边,像出战失利的将军,有些丧气。


结账出门,晚风吹过他薄薄的白衬衫,吹起他的领带,过了中秋便要深秋,即使是南方,夜风也是透着凉气。他左手拿着外套,右手依然提着月饼,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都说中秋佳节倍思亲,他反而没有思念亲人,倒是有些挂念许昕。搁在往日,许昕定早就一个电话打来质问他在哪什么时候到,今晚却不一般的沉默,方博忍不住去以最坏的心理准备揣测许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还是,打个电话吧。


既然你不来,那只好我往。




电话只嘟了一声对方便接听了,听到许昕轻快的声音的时候方博有点想挂断,枉自己白担心那么久。


方博编排了一晚上的借口此时此刻全都派上了用场,老板临时起意要加班,整个组忙到现在才结束,又和美国那边连线开会,抽不开身打电话云云。


“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刚出办公室,回家路上了,就和你说一声。”方博有点迟疑的说道。


“是嘛,那我刚刚怎么没瞧见你,脚步够快的。”许昕依然保持着他轻快的语气。


看破不说破,可以,方博第三次有点小郁闷了。






许昕一路疾驰,跑车就是好,贵的就是好,方博默默的想,比出租车强上不少。他们绕上高架,又绕回市区,夜里十一点路上空空如也,连警圝察都放假在家,方博没搞明白他们到底要去哪,感觉出城又进城,上海的夜景看了个遍。


最终许昕将车停在步行街附近,方博问这地方能停吗会不会贴条啊,许昕说没事半夜没人管。


两人沿着步行街走,往前就是外滩了。


方博依然左手拿着西服,右手提着月饼,他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这月饼应该放车上,一路提着果然有些麻烦。


身后是一排排旧时代的西洋建筑,对岸是霓虹璀璨的摩天广厦,眼前是滚滚东流的黄浦江,圆月倒映着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方博觉得自己有点穿越。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许昕靠在栏杆上,望着月亮。


“你说。”


“海中月是天上月,你知道下一句吗?”许昕不再看月亮,转头望着方博的眼睛。


方博被看得有点紧张,他避开了视线,瞧着眼前的景色,虽说黄埔江不是海,这句话倒也蛮应景,奈何自己平时书读的不多,也不知道回答什么才不破坏气氛。


“没想到你还挺有文化,”方博笑了,“下一句什么,说来听听。”


许昕依然望着他的眼睛,轻轻道,“眼前人是心上人。”


月光洒进了许昕的眼睛,方博觉得那双眼睛格外迷人。




之后,方博把月饼送给了许昕,再之后,他们一起吃了月饼,过了中秋,再再之后,他们又去吃了大闸蟹,吃了焗龙虾,吃了海鲜,吃了沙拉,吃了甜点,再再之后,就是一起度过的下一个中秋。







评论
热度(115)
  1. 唯爱与甜饼不可辜负文盲瞎掰掰 转载了此文字
    纪念一下🌝炫耀一下🌚不说了我去产视频了

© 唯爱与甜饼不可辜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