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甜饼不可辜负

最喜欢我们双子星了。

不屑与挚爱同甘,但拒不退后与初心同苦

沈朝如:

您说的对


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人,他们也不会站在世界之巅


有人要自毁长城


咱们就看谁立到最后


码字员073:



你要是问我为不为他们担心,我不担心,因为他们能做这样的决定他们就不怕那结果。人能在一个领域里站到世界巅峰,绝不是靠乖,而就是靠狠靠愚!我当年会喜欢国乒不就是喜欢他们狠戾狂荒吗?不然“日天日地”这词怎么来的?




他们人设不仅没崩,还更丰满,甚至更他妈的浪漫了。




年轻人不畏权威一个蠢念头黑奔到底,这是李云龙式的浪漫。




然而不疯狂决绝的人是绝对去不到世界巅峰的。这就是巅峰人士的性格特质,这就是老炮儿。




别以为我是傻逼不知道背后是什么博弈,玩弄权术的人在背后用他人之血为自己染嫁衣。




说着“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的他们没有食言,甚至勇于在权威面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尤其是樊振东这几个,年纪那么小,前途无量,却做了这样的决定!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因为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性格,如果他们不是狠戾绝觉,不是将自己至于死地而后快的灵魂,他们首先就不会成为世界巅峰!




就是因为他们热血,所以才能在竞技体育里傲视群雄。也就是因为他们热血,所以他们才能做出这种不畏权威、看似如同愣头傻逼一样的决定。




现世出了这群革命的、无畏的、热烈又绝不瞻前顾后的英雄主义式群体,你若在这时骂我愚蠢!那我只能表明有些人天生从不与理智和世俗为伍,而有些无名之辈今生碌碌无为也不是没原因。




我知道年轻人犯傻,可这傻是真诚孝勇,人生在世!




去他妈比!


建筑专业在同人文中的部分细节勘误

好好好👏🏻👏🏻👏🏻

永远的草莓地:

建筑师和医生大概是同人文里的两大热门专业。以前看过医学生科普同人文里的医学常识错误,实际真的有多少作者受惠我也不太清楚,因为如果一个作者想写得靠谱些她会自己去询问相关专业人士,这类科普帖最后也只能沦为吐槽帖罢了。

我其实不太会去看自己专业的文,主观上就是容易看偏,偶尔为了PWP而点到的话,也都是奔着重点去了。我觉得设定有误也没什么好槽的,无非社会经验不足或者百度出错了,现在记下的也都是无伤大雅的细节问题,希望这里是不带吐槽的为建筑专业在同人文中的应用提供一些勘误信息。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范围局限国内,但类似工种和开发流程等大设定国内外是共通的。

1、建筑师分类。
建筑师按设计阶段大致分为方案设计和施工图设计两个工种,一个施工图设计师可以是个方案设计师,但方案设计师未必能是施工图设计师。
按岗位关系来说,一个建筑师可能任职于甲方(开发商聘用的建筑师一般强调方案设计能力。是的,开发商也是有建筑师的,所以不要总是吐槽开发商的暴发户品味了!)、设计公司(负责方案设计)、设计院(负责施工图设计,也兼方案设计,设计院是带资质审核的)。
搞清楚这些,就不太可能会在同人文里出现一个一会儿派驻施工现场、一会儿又对着图纸改方案的角色。
一个下现场的建筑设计师要么是甲方的(频率很低,一般在方案深化阶段需要沟通方案设计公司和施工图设计公司时候会去),要么是设计院的(频率也很低,一般地块开发过程中应甲方要求去几趟,跟总包单位碰一下图纸和现场打架的问题,当天去当天回,硬性要求只有在五方验收时候必须到场,更不会出现派驻工地的情况),真正负责大楼方案的设计师是不太在施工过程中出现在现场的(超出履约范围了)。

2、既然建筑师不会派驻到现场,那派驻在现场的都是什么专业的?
派驻在现场的有三大类,甲方的工程师,监理单位和施工方(总包单位、分包单位、从土建到机电到景观涵盖各个专业)的项目班子。说白了,所有派驻到现场的都叫工程师,不叫设计师。

3、建筑师和工程师的区别?或者说,设计师和工程师的区别?
建筑师是设计师里的一项分支,叫设计师的可以是建筑设计师、精装设计师、景观设计师等等等。工程师则不属于设计师范畴。
一家具备出图资质的设计院同时具备五大专业。建筑、结构、机电、暖通、给排水。其中每一个从业人员都叫设计师,建筑设计师、结构设计师、机电设计师、暖通设计师、给排水设计师。

4、工棚真的很惨吗?
工棚也是有建筑规范及质量管理要求的,能办公能睡觉,有网络有空调,不单民工住,工程师也住,所以并不是什么搭块防水油布的难民营(现在通用的是彩钢活动板房,使用寿命至少10年以上,好一点的四五十年也有,可能比你家商品房牢固),其实想想一栋大楼乃至一个地块的开发周期少说也得一两年,居住条件怎么也不会是会被风刮跑的那种。而且国内外大大小小的施工管理质量评审,保证并促进了施工现场的生活水平,具体可以查找万科的工棚照片,比绝大多数大学宿舍不知高到哪儿去了XD

5、业主和建筑师,谁说了算。
决定一个建筑主体的外立面乃至功能乃至能不能开一扇窗,都是规划局说了算的(根据红头文件及建筑规范)。在拿地阶段,开发商就需要和政府明确地块业态、用地红线、建筑退线、面积、容积率、建筑密度、绿化率等一系列经济技术指标。到了方案阶段需要召开专家评审会、超限审查会等等,方案文本需要送规划局审批、施工图图纸需要送施工图审查中心审批。
很难说一栋大楼的最终呈现是谁的一家之言,各种因素所占比例也因地制宜,但涉及重大设计变更绝对不会出现业主蛮横要求推翻重来再被设计师以个人名义义正言辞拒绝的情况的。

6、精装和建筑?
举个栗子,同人文里出现的“某个建筑师上一刻设计大楼外观,下一刻吐槽暴发户业主居然想用红色墙纸配西米大理石”之类的情节都是不准确的,方案建筑师敲定外立面和户型,但并不负责精装细节(就算是精装设计师,那也分硬装和软装不同工种)。

7、围挡设计。
围挡是不需要专项设计的,一般交由总包单位直接干(大多的成型钢板和少量的砌筑)。如果是住宅区围墙,则在方案阶段由方案设计公司负责。

8、建筑师的改图量?
所有专业中,最苦逼的是结构设计师,因为五大专业无论动到哪一项,总会牵扯到结构。
建筑师的改图量来自两部分:
一、方案报批过程中的反复:设计公司和甲方项目部敲定方案后,甲方项目部需要在集团层面召开项目启动会,向董事会汇报方案,启动会通过后,还需要向当地市政府申请召开方案评审会,通过评审会后再到规划局进行报批报建。
二、施工图设计过程中的反复:施工图完成后,五大专业提交图纸到施工图审查中心进行审查,审查师会提出审查意见,审查完成后的图纸下发现场进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如有现场变更,需要设计院出具设计变更单(并不需要全套图纸重画)。
如果你是同行业,大概就很明白了,在方案深化及施工图设计过程中出现的建筑师(以单位为名义而不是个人)和总包单位之间的矛盾以及甲方的斡旋,可以写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三边工程状态啦、阴阳图啦、如何搞定施工图审查中心等等等。

9、一个非常牛逼的设计师还画图吗?
以华润集团独立董事何显毅先生为例,一个牛逼的设计师拥有自己的事务所和团队,就像运营任何一家设计公司一样,核心人物产出的是概念方案而非实实在在的方案文本,牛逼的设计师当然有,但是到了牛逼的境界,人家是不亲自画图的。也就是说如果你写的是一个享誉业界的设计师,他是不会因为修图改图而和甲方怄气的XD

10、方案文本包含哪些内容。
各个地区政府要求及业态之间的方案深度略有不同。必备如总图、地块分析、设计说明、全景鸟瞰图、临街透视效果图、围墙设计图(住宅类)、功能分析、日照分析、交通及消防分析、分层平面、户型平立剖等等,都可以百度到。
讲这个是说,并不存在设计师拿着一张建筑图去跟甲方谈方案的情况,好歹得有一本几十页厚度的方案PPT。

11、市场火热,商品房还没盖起,已经销售一空。
可能国内有过不准确的报道,实际这类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甲方开盘需要拿到预售证,拿到预售证需要建筑主体完成度达到70%以上。当然这也和开发商软实力有关(和房管局打好关系),我的前项目总为了能提前开盘,是把还在打桩的楼盘全部用安全防护网围起来,带着房管局远远绕一圈(事先贿赂好,人家也不去近看)再拆掉,报送时候需要递交现场照片则靠各种PS,愣是把空无一物的现场给P了三层楼高(别墅产品),后来这模式在整个项目推广开来,我的PS渣技术就是在那会儿练出来的,此人83年出生,现已是集团总裁,在地产界因其疯狂作派而备受关注。这世界是疯子的。

12、建筑设计和结构设计的区别。
如果你不是打算写什么太精细的文,那就简单粗暴的记住涉及造型的、功能的,由建筑师负责,涉及桩基钢筋锚固混凝土啥啥啥的,全由结构设计师负责。

13、施工现场装扮。
你是不会在施工现场看到什么西装革履的派头人物的,因为工地保安不让进。进工地需要穿专门的劳保鞋雨胶鞋,戴安全帽。

14、国内外建筑设计公司关系。
就国内来说,但凡涉及一个高端项目,概念及方案设计大多是委托国外的建筑设计公司,例如商业、酒店等(除非像万达那样儿已经完成集团内部的产品标准化),住宅类的方案设计大多来自北上广设计公司(有钱如绿城,则拥有自己的设计公司),施工图设计则就近原则找当地的(因为涉及施工图审查和现场验收,地理上越近越方便)。

15、进行方案设计前需要甲方哪些提资。
地勘报告(中期即可),土地合同(经济技术指标),设计任务书,地形图,地方性控规和详规。
所以甲方并不会一上来就噼里啪啦提要求呢XD经常是甲方配合不到位的情况居多…




16、设计师等级。
一注和二注。其它如高级设计师啥的,都只是公司内部职称罢了,就跟理发店的设计总监一个意思,并不是行业等级。




17、建造师?建筑师?


评论有人提到了所以补充一下,国内取消等级资质的是建造师,非建筑师,取消的也不是资质本身,而是资质的考核指标。这话怎么理解?工程招标时候,对投标单位拥有几位一注建造师、二注建造师等都是有明确数量要求的(我们常说的“挂靠”现象,就是指建造师将自己的资质证书借给缺少这个资质证书的投标单位),而现在所谓的取消,即是说不再对投标单位的人员配置有资质上的要求。


建造师通常即是指工程师。

【昕博】中秋(一发完)

纪念一下🌝炫耀一下🌚

不说了我去产视频了

文盲瞎掰掰:

其实是一篇短小的,AU,AU的意思就是瞎掰,年龄就表纠结了反正是瞎掰,非魔都土著描写都是靠臆想,写完才发现今年中秋竟然是周四……反正AU,中秋就是周六!




答应给亲友的小甜饼,肝的不是很有诚意(喂),有bug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感恩笔芯




--------------


方博最近很是烦闷,其原因有二。


作为一名在上市公司工作的员工,虽然在外人看来有着五百强的光环,可是个中甘苦也只有自己知道。尤其近几日,市政圝府下令清查各大外企财务,方博所在的部门正好负责此事,没日没夜的加班让方博觉得自己快和老板肖战一样秃了。


明明才26岁,看着却像46的,周末相亲,又要被姑娘嫌弃了——这是他的烦恼之一。


之二便是前几天某大学同学的电话。


大学同学名叫许昕,和方博一个专业,一个班级,隔壁宿舍。方博觉得自己和许昕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上学的时候一群人经常在一起玩闹,许昕总是那群人中的核心人物,也是风光了四年。毕业后方博进了当地有名的大公司,许昕不是那种肯为资本家打工的性格,便和同系的师哥搞创业。头几年经济形势不好,据说赔了钱。彼时的方博,西装革履的,在金融街大楼五十层靠窗的办公桌旁看到了穿着T恤球鞋的许昕,对方敛尽了大学时期张扬的气质,方博知道让许昕求他是天大的难事,自己也不想让他为难,当天就把仅有的几万的积蓄打了过去。


过了大约两三年,其实方博也说不清过了多久,某天查看工资的时候,发现账上莫名多了一笔六个零的汇款,他忙跑去银行查账,只查到了转账的查询码,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明白是老板抽中彩圝票涨了工资,还是哪个远方亲戚留下了巨额遗产,最后这六个零的源头还是不了了之了。


千想万想,没想到许昕。


就好像当年借钱,也是连想都没想。


两人本从大学毕业就该剪断的联系,却因着这几次资金往来勉强存在着。


再后来就是同学聚会见了几次,人多,都喝醉了酒,迷迷糊糊的也分不清谁和谁在说什么。


最后一次聚会,方博只记得,大家的生活都越过越好,有人买了豪车,有人买了三环的房子,有人要结婚了,有人都有娃了。许昕过得尤其好,二次创业成功后身价早已不知是千万还是亿万。只有当年毕业闯进外企的自己,依然拿着当初那份令人羡慕的薪水,仿佛被困在了玻璃板下,不见希望。


许昕的电话便是聚会之后第二日打来的。


他说,知道你们大公司忙,昨天喝多了不影响工作吧。又说,过两天要中秋了,放假短,你不回家吧。再说,不回家的话,晚上一起吃个饭呗,刚好在上海,去吃大闸蟹?


方博哦哦地回应着,挂了电话才想起来,中秋的周末约了相亲的姑娘。


这便是烦恼。




眼瞅着到了中秋,方博还是没想好这两人到底得罪谁代价小一些。


方博觉得自己打不过许昕,打得过姑娘但是不好下手,看来挨揍是少不了。


大公司的好处就是加班有加班费,逢年过节还是三倍的,方博此时此刻觉得老板的良心还没被狗啃的彻底。


终于熬到了5点,方博踩着他新买的皮鞋从五十层楼的大厦走出来,初秋的上海依然闷热,他脱下厚厚的西服外套松了松领带,左手拿着西服,右手拎着今天刚寄到的港式月饼,准备过马路打车。方博满意地看着手里的月饼,这还是听办公室新来的几个小姑娘说,今年最流行的,网上到处抢都抢不到的,还特别贵的,奢侈的,月饼。这个送给相亲的妹子应该既应了时节,又迎合女孩子的口味,应该比其他什么早已土的烂大街的玫瑰花啊巧克力啊高端不少。


希望眼袋和黑眼圈带来的负面形象能和高级月饼抵消,方博如是想。


他坐上出租车,和司机师傅报了订好位子的酒店地址,便把身体摊在车座上。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犹豫了半天,到底又不要和许昕说一声自己要爽约,是说加班呢还是说身体不舒服呢,是打电话说,还是发信息说。


为什么不说要相亲?方博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这个年纪考虑婚姻大事着实再普通不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不想说出口,特别是不想跟许昕说。


像许昕这种女朋友从未间断过的人,一定会笑话他吧。




夜幕渐渐降临,金融街离商业区本就不远,正值中秋佳节,人们大都早早回家团圆,街上没什么车流,平日里堵车的街口今天一路畅通。出租车司机将方博放在离步行街不远的路口,方博交钱道谢,提着月饼下了车。


离约定的时间早了20分钟,方博站在餐厅门口,这是最后一次通知许昕的机会了,他看了看手机,此刻他倒有些希望许昕打个电话过来,催问他有没有到地方。


方博轻笑,收起手机,抬眼看到了不远处正冲他挥手打招呼的女孩。


姑娘是亲戚朋友介绍的,见面之前打过几次电话发过几条微信,不算热络倒也不至于尴尬,彼此都心知肚明相亲的目的,因此聊天的主题也都毫不避讳,工作收入和家庭情况比风花雪月要重要的多。


方博选的是附近最受欢迎的西餐厅之一,据说是德国租借时候就建成的百年老店,环境优雅,适合情侣,其实他不怎么吃西餐,更别提是这种前菜浓汤主菜沙拉甜点全套都齐全的,认真吃上一顿的话估计要花四五个小时。他想起来上次吃好像还是在大学,室友团购了打折券,午餐便宜的不像话,几个男生呼啦啦的来西餐厅,穿着T恤短裤拖鞋。中午的西餐厅没什么人,一层楼只有他们几个人,一顿饭吃的安静又拘束,本来就饥肠辘辘,菜还上的缓慢,终于吃完了主菜,几个人实在等不到甜点,又不好意思半途离场,不知怎么办才好。


那时候自己是个毛头小子,不懂那么多规矩,刀叉都使不利索,也记不清吃下的鹅肝是什么味道,只记得当他们终于走出西餐厅,大家都抱怨不堪的时候,许昕说他觉得不错啊,焗龙虾挺好吃的,有机会再来呗。


方博的确又来了,不仅来了,还点了焗龙虾。


菜一道一道上,两人的话题渐渐变少,姑娘等着方博开口说话,却看他目光始终没离开桌上的手机。


终于等到了甜点,姑娘说哎呀我最近减肥,不能吃这个,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朋友出差,嘱托我要帮她遛狗,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我得走了。


方博匆匆叫来服务生结账,起身要送送妹子。


姑娘又说,没事没事,你看你还没吃完,我已经叫了出租车,再晚我怕狗狗受不了,回头联系。


方博又有点郁闷了,难道真的是眼袋和黑眼圈的错吗?还是说,自己的发际线也要背一下锅?


念到眼袋,他才想起来买好的月饼没送出去,还静静地躺在自己脚边,像出战失利的将军,有些丧气。


结账出门,晚风吹过他薄薄的白衬衫,吹起他的领带,过了中秋便要深秋,即使是南方,夜风也是透着凉气。他左手拿着外套,右手依然提着月饼,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都说中秋佳节倍思亲,他反而没有思念亲人,倒是有些挂念许昕。搁在往日,许昕定早就一个电话打来质问他在哪什么时候到,今晚却不一般的沉默,方博忍不住去以最坏的心理准备揣测许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还是,打个电话吧。


既然你不来,那只好我往。




电话只嘟了一声对方便接听了,听到许昕轻快的声音的时候方博有点想挂断,枉自己白担心那么久。


方博编排了一晚上的借口此时此刻全都派上了用场,老板临时起意要加班,整个组忙到现在才结束,又和美国那边连线开会,抽不开身打电话云云。


“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刚出办公室,回家路上了,就和你说一声。”方博有点迟疑的说道。


“是嘛,那我刚刚怎么没瞧见你,脚步够快的。”许昕依然保持着他轻快的语气。


看破不说破,可以,方博第三次有点小郁闷了。






许昕一路疾驰,跑车就是好,贵的就是好,方博默默的想,比出租车强上不少。他们绕上高架,又绕回市区,夜里十一点路上空空如也,连警圝察都放假在家,方博没搞明白他们到底要去哪,感觉出城又进城,上海的夜景看了个遍。


最终许昕将车停在步行街附近,方博问这地方能停吗会不会贴条啊,许昕说没事半夜没人管。


两人沿着步行街走,往前就是外滩了。


方博依然左手拿着西服,右手提着月饼,他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这月饼应该放车上,一路提着果然有些麻烦。


身后是一排排旧时代的西洋建筑,对岸是霓虹璀璨的摩天广厦,眼前是滚滚东流的黄浦江,圆月倒映着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方博觉得自己有点穿越。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许昕靠在栏杆上,望着月亮。


“你说。”


“海中月是天上月,你知道下一句吗?”许昕不再看月亮,转头望着方博的眼睛。


方博被看得有点紧张,他避开了视线,瞧着眼前的景色,虽说黄埔江不是海,这句话倒也蛮应景,奈何自己平时书读的不多,也不知道回答什么才不破坏气氛。


“没想到你还挺有文化,”方博笑了,“下一句什么,说来听听。”


许昕依然望着他的眼睛,轻轻道,“眼前人是心上人。”


月光洒进了许昕的眼睛,方博觉得那双眼睛格外迷人。




之后,方博把月饼送给了许昕,再之后,他们一起吃了月饼,过了中秋,再再之后,他们又去吃了大闸蟹,吃了焗龙虾,吃了海鲜,吃了沙拉,吃了甜点,再再之后,就是一起度过的下一个中秋。







“Who are you?”

“Professor Charles Xavier.”

眼镜楼( *´艸`)

(*附配套解锁阿诚哥哥

“你派一条狗来,咬到我怎么办。”

(///∇///)

© 唯爱与甜饼不可辜负 | Powered by LOFTER